账号:  
密码: 忘记密码?

您现在的位置:福建省姓氏源流研究会董氏委员会 > 文章详情


董养河与《西曹秋思》
发布人:董正雄     发布时间:2017-01-31     点击量:1111



摘自(八闽董氏汇谱)

董养河(?~1643年)字叔会,闽县琅岐镇下岐村人。董廷钦第四子,少负殊质,带粮入鼓山闭户攻读经史。明崇祯十五年(1642年),以岁贡特赐进士,授工部司务。后因兵部尚书黄道周"纠杨嗣昌夺情忤旨勘问",株连养河,欲置极刑,养河处之泰然,日与道周唱和,作《西曹秋思集》。同年,道周起用,养河亦官复原职,进户部主事,翌年,迁员外郎兼兵科给事中。钦命监督九门、芜湖钞关,命下而卒。
   《
西曹秋思》为明末黄道周、叶廷秀、董养河三人唱和诗集,诗皆七律,分上平下韵三部分,每部分各三十首,共计九十首。该书初版于董养河逝世五年以后,约为清顺治四年左右,即为南明永历初年。

濮州葉廷秀  潤山

         鎮海黃道周  石齋     仝著

晉安董養河  漢橋

一東

潤山:  

寧甘袖手不書空,流水深山靜者同。

漸拓疏懷秋色裏,微敲新句月明中。

傍簷片榻頻驚雨,隔院雙吹晚散風。

世事滔滔何處砥,請君百折看川東。

漢橋:   

浮雲吹盡雁橫空,影落長江笑我同。

再閱燠涼雙闕下,驟驚寵辱一年中。

蒼葭秋遠承清露,仄柏峰孤試勁風。

惆悵無方辭繳弋,未須悔別舊牆東。

石齋: 

虎谷蛟潭人影空,棕團攜得與誰同。

破車已頓荒山下,短棹仍投虐浪中。

出袖琪花齊化石,開帷蠟火各經風。

茅蓴握卜千金數,何處安流滄海東。

 

二冬

潤山:   

遠樹夕陽陽抹濃,天南極目見雲封。

憶蓴悶阻連朝雨,索米愁催落月鐘。

鄉國何年消戰皷,客途到處老秋容。

餘生賸有歸歟意,欲買荒山聽古松。

漢橋:   

雖然雲壑趣偏濃,踣馬何關試蟻封。

漫縶南冠悲夜柝,還驚北闕誤晨鐘。

蛟龍浪闊魂頻度,兕虎風淒道自容。

莫爲陸沈相對泣,荒園猶有未凋松。

石齋: 

最不宜看雲樹濃,況當隙照又雲封。

青天偶屑星榆淚,白日仍催子夜鐘。

半壁寒灰圍客夢,一壺漏屋穩身容。

驚心戶外傖兒語,多少黃鸝失亂松。

三江

潤山:    

更於離亂念家邦,客去林空鶴影雙。

豈畏風霜催鬢落,已觀寒暑定心降。

尋嘗日半分僯火,遮莫廉垂對草窗。

挂壁蒼苔閑不厭,暮涼猶倒酒三缸。

漢橋:    

曾築黃金動帝邦,報燕書讀淚痕雙。

眼中驥足囚空老,天上旄頭掃未降。

剝啄敲棋憐蘚榻,錯綜詮易類芸窗。

清宵韻侶無賒酒,坐看秋花蘸碧釭。

石齋:    

雁集鳧歸各此邦,投羅舄履肯雙雙。

未馴龍性知無賴,已墜文城可遂降。

判作候人辭赤芾,悔從雕管謝蓬窗。

巢由屈賈同銷處,一勺燈花倒暮釭。

 

四支

 

潤山:    

閉戶從知懶性宜,倦蟬唫老墜秋枝。

何人重幕尊開好,有客單襟睡起遲。

語默初難學古象,衣冠今已累明時。

新來作計惟寒儉,皎月撩窗動素思。

漢橋:    

紼鹿冠猿兩不宜,此身於世總駢枝。

偷閒本恃消名蚤,蒙難空憐學道遲。

豎鬼數經辭藥後,崩瀾少記得壺時。

於今履虎平平爾,鼻鼾如雷何所思。

石齋:    

促刺話頭兒女宜,瘖蟬今已斷枯枝。

不辭碧藕通身脆,莫說蟠桃結果遲。

烏鴿掌中猶覓食,貓狐眼裏未移時。

甫田歷歷生驕莠,空對笠人訴所思。

 

五微

 

潤山:    

幾載煙霞坐釣磯,風塵回首失荷衣。

渡橫野水潮初落,蕪盡田園客未歸。

只有閒心翻夢趣,不因詮易漏天機。

眼前何處迷途盡,入夜愁看螢火飛。

漢橋:    

抛卻魚竿礪女磯,秋風誰爲搗寒衣。

嗟予無死三年望,問客何來他日歸。

松桂故山空掃迹,龍蛇大陸未藏機。

纍臣賸有憂天淚,六月嚴霜已晝飛。

石齋:    

半磚墮甑亦漁磯,何處沙灘不箬衣。

猿檻難啣銀索去,燕窼猶貼破帆歸。

百錢穆蔔饒生計,兩字眀符澹殺機。

聞道西山六月雪,孤臣未敢問霜飛。

六魚

潤山:    

豈因交絕往來疏,思逐歸鴻落照餘。

何處扁舟橫荻月,有人欹枕夢鱸魚。

天涯尚見石堪語,鄉國仍憐竹報書。

閱到三時秋又老,素懷歴落意躊躕。

漢橋:    

凋桐如髪影疏疏,菙楚聲殘午睡餘。

驚矢固宜同孽雁,脫淵蚤是愧潛魚。

樂爲晨夕相憐伴,忘在風滔未見書。

久學養生經險盡,善刀藏豈待踟躕。

石齋:    

榆陰隔歲再疏疏,題鴂聲殘芳草餘。

化國久賒雙夢蝶,仙方空禁一衣魚。

千春石鷁懸知我,四壁風霆倘護書。

閉眼支床生已老,爲誰搔首更踟躕。

 

七虞

潤山:    

倦眼何須別智愚,冷心幸已澹榮枯。

敢期明月還珠浦,獨覓寒虹貯玉壺。

觀世總成真逆旅,愛才尚有舊奚奴。

故鄉剩得蓬門在,爲倩僯人鏁住無。

漢橋:    

蝸爭龍戰一何愚,貂玉晨披骨夕枯。

達士信天分齒角,野夫滿腹在爪壺。

伏書女授吾期子,箕範王咨舊是奴。

每憶古來憂患地,婆娑生意不能無。

石齋:   

買車還馬豈云愚,卻爲龜靈龜自枯。

刺棹何須頻結佩,中流不合自捐壺。

便從館庫烹鴨犬,莫向崑崙問寶奴。

世道關天人事澹,錦場簇草幾時無。

八齊

潤山:    

眼底往來途不迷,半窗亦似一枝棲。

窮岩久見蛛封網,塵榻嘗疑鷰墜泥。

隔壁有人唫白苧,故園無路杖青藜。

不堪薄暮蠅蚊亂,靜裏思深風月蹊。

漢橋:    

鱗羽離披夕霧迷,棘圜何必異桐棲。

忠難動主水投石,學不如人馬陷泥。

無罪叜懷非白璧,放歸予杖是枯藜。

倦雲此去深深閉,或許隨僧過虎蹊。

石齋:    

空澤今知老馬迷,只因結足坐雞栖。

人將道眼安金屑,天與鉛刀切玉泥。

高士每逢新燹火,星寮錯怪舊燃藜。

遺鄉小吏黃華綬,未用深深桃李蹊。

九佳

潤山:    

昔人撒手百層崖,看到尋常事偶諧。

道在實難隨世諾,途窮幸不喪吾懷。

涼風初試寒松節,野火仍留枯草荄。

抽卷尋詩防累靜,水雲空闊自高齋。

漢橋:   

絕物無能學斷崖,放情時復托齊諧。

身櫻羅網纔思過,人在蒹葭豈易懷。

論世寸心留雅頌,識花雙眼定根荄。

懶將生事防生趣,九食三旬半是齋。

石齋   

伐檀人去久乖崖,梳草薙雲汝未諧。

鶩鴨欄中容絕足,驪龍穴底失開懷。

已看日腳侵枯岸,不趁雷車問舊荄。

石馬銅駝能自在,小舠灣處即高齋。

 

十灰

潤山:    

隙光孤影勉裴徊,秋雨夤緣長碧苔。

儘棄身名抛恨去,如常色笑引詩來。

僯家莫弄落梅曲,盛世原寬詠檜才。

傳語門前鴎鷺伴,知聞未斷漫相猜。

漢橋:    

梧窗無語月低徊,挂壁龍吟生繡苔。

與世違多皈梵果,爲書誤不恨秦灰。

麟楦自詫尋常眼,鳳臆終矜急難才。

黃獨紫芝還我去,蛣丸鴟鼠莫須猜。

石齋:    

隨他燕雀雅裴徊,已見朱闌惹綠苔。

束楚何當支大廈,奔流端不顧微灰。

鴟夷自賽江湖願,枹鼓難明堂阜才。

只此山深朋好絕,虎嗥豨嘯莫相猜。

 

 

十一真

潤山:    

許多世事莫開唇,戴笠相逢各飲醇。

丘壑欲容高枕士,兒童猶識濯纓人。

唫深庾亮樓中月,思入莊周夢裏身。

一線江湖緣未斷,漁翁何事滯垂綸。

漢橋:   

酒爲銷憂強入唇,醉鄉憐我果清醇。

看呼五白賒豪客,聽撫孤桐見古人。

半市半朝雜處地,亦僧亦梵苦唫身。

若無鈴柝頻驚夢,何異秋江隱釣綸。

石齋:    

莫貪鯉尾與猩唇,桂蠹蓼蟲久自醇。

不向鹽梅嘗異味,翻從毒草見真身。

牢騷鬼射沙中影,割截天全線下人。

自是觸膚通世法,髑髏在處感青綸。

 

十二文

潤山    

澹漠天光閑自分,愁心一半送斜曛。

秋蛩泣露驚頹壁,倦鳥尋枝避斷雲。

欲向滄溟窺道岸,未教劍氣觸星文。

亂離滿地勞瞻顧,何處家移野草薰。

漢橋:    

秋光無賴又平分,騎馬紅塵較易曛。

羈客杯鐺空皓月,美人環佩隔高雲。

牆蛩韻切猗蘭操,江雁聲逥織錦文。

歸夢欲成還坐起,貝龕添取百合薰。

石齋:    

殘基歴亂已難分,復瀉空杯禱落曛。

白首繫官如祝髪,長天送老屬孤雲。

人經多難思偏遠,賦爲銷愁語不文。

最憶堊廬員石下,松脂楓乳共龢薰。

 

 

十三元

潤山:    

莫羨明時鵷鷺尊,應秋螢火煽黃昏。

論心幸倚人如玉,席地偏宜月到罇。

白壁餘晶仍射斗,青銅合老未驚魂。

不堪重憶昨年事,潦倒猶憐諫草存。

漢橋:   

滄州吾道亦何尊,赤米白鹽朝復昏。

鷗侶絕無峰對面,瓦衣何有雨傾盆。

開籠放鶴憐垂翅,薙圃分華欲醉魂。

底事衰年輕一擲,到家羞說舌猶存。

石齋:   

率野仍知虎兕尊,蟄蟲徑不悟朝昏。

紫苔任蝕腰中劍,白浪頻翻馬上盆。

百戰墜肌猶有骨,片言折脅但銷魂。

宮縚允矣吾夫子,莫說香柔舌自存。

十四寒

潤山:   

同異可將人面看,無妨對酒靜波瀾。

風涼自解秋香好,日暮方知遠道難。

半夜青藜燃太乙,多年清夢醒邯鄲。

目前道氣追隨是,何處塵埃更正冠。

漢橋:   

海月遙憐女兒看,魚龍何夜不生瀾。

言愁我自經愁慣,破笑方知強笑難。

萬國煙霾呼戰鬼,中原豺虎斷征鞍。

便歸未卜歸何日,徒歎梅真蚤挂冠。

石齋:   

明月人當漁火看,一行蔥渫也翻瀾。

觀生已識有生累,閱物方知望物難。

是處未應題絕筆,此翁何苦據征鞍。

秋冬射獵真無藝,乞得鹿皮製小冠。

 

 

十五刪

潤山:   

獨有秋思不可刪,三時珍重一身閑。

靜中稽古堪心醉,愁裏逢人易鬢斑。

大海遺珠懸北斗,孤雲帶雨下西山。

屋梁落月情如許,未免夷猶去住間。

漢橋:  

蕙合滋榮艾合刪,主恩何敢怨投閑。

名題虎觀新開典,官躐鳩曹獨領斑。

腰骨伸來仍傲菊,頭皮留得未慚山。

衹爲宵旰分鄉夢,時繞紅雲玉仗間。

石齋:   

十七部書一夜刪,離身蕭斧即高閑。

艱貞不敢聞箕子,眀哲隨它笑史班。

吳市故家猶辨姓,草堂神物別移山。

鐵圍盡處無開諾,萬歲君恩出此間。

 

 

一先

潤山:    

披離亦侶飲狂泉,乍聽秋聲意惘然。

無那思君如滿月,不堪顧影在壺天。

野情仍昔憐孟雅,生計憑今遜睡賢。

欲辨西陽烏盡處,山川滿目蔚風煙。

漢橋:   

負他白石與青泉,顧影樊籠一啞然。

衰鳳片鴒終瑞世,愁胡雙眼自橫天。

榆收難學平津媚,籜落深思王蠋賢。

字作蠅頭書未蠹,草玄高閣也淩煙。

石齋:   

杖頭跑地得雲泉,帝與筮魂又栩然。

皓首不須談物命,枯苗安敢負穹天。

豢牛自識羊皮賤,寶鼎寧知柳下賢。

獸炭狼煙爭歲暮,此身輕帶介山煙。

 

 

二蕭

潤山:   

但看木落悵先凋,卻望千門月色遙。

此處投珠無按劍,幾人鍊汞勝吹簫。

平沙集雁雲初懶,涼雨寒蟬秋漸驕。

遂有壯心成泮渙,還山我欲混漁樵。

漢橋:   

回首明湖楓漸凋,六橋尊酒故人遙。

同心月冷松間帶,乞食風淒江上簫。

北雁飄來多避繳,南鱗徙去不通潮。

僑家城曲吾孫在,何日攜書偩老樵。

石齋:   

雪盡松寒喜未凋,故園萬里詎云遙。

中原刁斗依清嘯,南國松梅碎玉簫。

胡馬夜闌齊飲水,鯨魚月出各窺潮。

風煙嶺表晴無恙,不使明時缺老樵。

 

 

四豪

潤山:   

 一書一劍半生勞,采得湘蘭佩影高。

霄漢原無留芥蒂,江湖多是閉蓬蒿。

何須同異爭三耳,祗見居諸喚二毛。

布被蒙頭惟穩臥,不知門外有風濤。

漢橋:    

嘑牛嘑馬亦何勞,厭聽淒鴻入漢高。

閱盡千秋空竹簡,問來七尺只丘蒿。

倉鷹在臂爭鋒距,翡翠棲苕矜羽毛。

抱病自憐還自笑,更深燒茗戰秋濤。

石齋:    

折轅炊火見薪勞,卻想晨門身事高。

阿客到頭輕【舛+鳥】鷟,小山終古耐蓬蒿。

五噫改字蛇添足,一臼移家燕落毛。

何處飲牛更洗耳,手提竹枕聽秋濤。

 

五歌

潤山:   

 家山無計謝煙波,餘課閑唫貧也歌。

老近自知心省好,朝來其奈事生何。

兵荒驛路棠陰少,將相池臺蔓草多。

搖落客情難對酒,三秋一半夢中過。

漢橋:    

頻年浪迹在江波,風景撩人足嘯歌。

三夕洞庭皆月伴,一帆廬阜奈雲何。

仙人鶴去遺丹少,騷客風流灑墨多。

非爲緇塵滌逸翮,秋山誰勝不堪過。

石齋:    

漁龍白日撼名波,縱有窹言不敢歌。

畫局半枰生已老,石頭雙柱意如何。

裁將皂帽遼東近,乞得丹砂勾漏多。

莫謂刺舟漁父傲,洞庭深處少人過。

 

 

六麻

潤山:    

十畝荒殘不用嗟,孤萍一縷繋天涯。

那更多事唫爲苦,賴有能閑餐漸加。

客路空聞求塞馬,世情應蚤辨弓蛇。

可憐歴亂風煙裏,秋色先人已到家。

漢橋:    

楚水扁舟更可嗟,巫雲三載斷天涯。

煙迷鸚鵡春衫濕,雨聽瀟湘雪鬢加。

漢女有魂皆藥草,漁人無夢不桃花。

悲愁欲擬離騷怨,閣筆東僯宋玉家。

石齋:   

敏手誰能辨咄嗟,容頭身過即生涯。

八行封去青雲寂,一部書成白髮加。

滄海舟能浮貝葉,武林溪莫禁桃花。

馬頭亭館多無礙,喜得牆東未有家。

 

 

七陽

潤山:    

明鏡難窺髩上霜,貞心幸不委淒涼。

風雷乍動聞天笑,松菊猶存佩月香。

獨向孤灘憐逝水,只宜半畝問芳塘。

四休居士逢人懶,消得清尊又夕陽。

漢橋:    

絺時不蚤備嚴霜,短褐何辭耐夜涼。

肉斷菔根生暖氣,卉殘菊蕊動微香。

寄兒好護藏書架,戒仆休枯養鴨塘。

更喜老兄林下健,歸陪詩酒趁春陽。

石齋:    

江南楓桕好經霜,從此紅雲試晚涼。

不信冰車輕蹴岸,自耘佛瓜動奇香。

風平掛席看疏島,日午收鹽過小塘。

泛泛卜居誰得侶,殷雷多半載山陽。

 

 

八庚

潤山:    

靜裏秋容晚更清,愁心暗與暮雲平。

涼天方歇蜩螳語,征路重看枤杜榮。

尚有黃花酬晚節,可無白日送歸旌。

還山應觸檀槽淚,仍似風簷雨夜聲。

漢橋:    

在山泉濁出山清,今古英雄亦不平。

但有畫龍難作雨,可令嘉穗失敷榮。

人無按劍憐才命,天試傾輈識性情。

東舍看花西舍酒,何知淒惻是秋聲。

石齋:   

萬斛阿膠河水清,千群精衛海當平。

欲教玉氣如泥軟,不忍蘭根學艾榮。

血出銅人猶有命,毛黏石蛤遂無情。

開頤錯說前生事,已作六花花外聲。

 

 

九青

潤山:    

羞將枯穎乞詩靈,每到秋來愛澹寧。

因道利名便割席,且酬日月正翻經。

天高不礙飛鴻鵠,原上謾勞歎鶺鴒。

思入煙霞深一往,瀟瀟月露下空庭。

漢橋:   

勒移不待北山靈,皂帽今真愧管寧。

腰下已無堪痊劍,胸中空有未傳經。

西園秋草傷蚨蝶,遠路涼風憶鶺鴒。

戀主願聞頻送喜,捷書近報欲犁庭。

石齋:    

敗鼓當場已不靈,何須鐘磬數丁寧。

人看烏鳥無多識,天假書生守一經。

盡處波濤摧土埂,偶然風雨混原鴒。

家家少媍排香火,幸勿纓冠過北庭。

 

十蒸

潤山   

怪得蹇來翻聚朋,庭啣月照散群燈。

但憐臣罪何難見,欲悔昨非今未能。

聽雨時過垂翼鳥,入山偏愛臥雲僧。

不知此意人知否,一片寒心萬壑冰。

漢橋:    

彀中不中幾人曾,網鳳罝虯亦未能。

假我白頭無作吏,何山蒼梧不藏僧。

刀碪變相尋真筏,風雨枯燐暗破燈。

但得主恩容縱壑,孤峰豈礙月爲朋。

石齋:    

曾到青蒲泣未曾,解衣攀鼎亦何能。

雪中守奏雁門吏,釭底搖頭匡阜僧。

已縱風煙侵曲突,不貪膏火護殘燈。

窮奇漸噉青陽盡,屈指當年幾道朋。

 

 

十一尤

潤山:    

遙天高雁逐雲流,千里書來煙樹秋。

半夜擁襟聽畫角,誰家呼酒踞高樓。

不嗔簷鵲攪鄉夢,卻恐路人分客愁。

莫向風前思往事,已將身世付輕漚。

漢橋:    

六朝幾度問風流,淒斷秦淮樹樹秋。

與客綺裘霜上月,看人珠箔渡邊樓。

綆沈眢井苔還綠,屐冷東山花合愁。

笑我觀空如止水,未忘情復動清漚。

石齋:    

蒼茫聽葦自中流,恰有危帆共飽秋。

百鳥難排千目網,孤身合住幾層樓。

世能無事吾何事,人共言愁我始愁。

辨得乾坤成骨血,此生安敢道如漚。

 

 

十二侵

潤山:   

記得淋漓效釜鬵,雞鳴風緊氣蕭森。

泥塗猶喜世□淺,暇日方知天意深。

隔歲重虛黃菊意,故園一繋白雲心。

市朝幻相今參破,危坐寒燈竟似瘖。

漢橋:    

三復風人歌溉鬵,壯懷天外髪森森。

棲來粉署馬同廋,老盡青山樹未深。

峰壑著人皆側足,鬚眉何事可捫心。

因憐物負幾先智,蟋蟀秋唫蟬自瘖。

石齋:    

泰否關頭各釜鬵,一身當火自蕭森。

合分毒痛身難免,欲叫狂泉睡已深。

猿鳥見人先引路,龍蛇過歲未安心。

帝功霸業無消處,莫怪夷吾老自瘖。

 

 

十三覃

潤山:    

羅吏囊文亦類貪,乾坤何處著奇男。

一閑止味三爲樂,百懶寧惟七不堪。

常對孤雲諧獨往,暗攜秋月臥清酣。

涸鱗破網無奢望,欲傍高臺結半庵。

漢橋:    

惟有溪山不厭貧,羅溪招友復攜男。

罾蛟澗底鱗鱗動,石語峰頭片片堪。

銀瀑洗毫穿海怒,綠蕉裁稾入霜酣。

廿年復聽連床雨,愁說雲深似舊庵。

石齋:    

不捐薇蕨已成貪,況有私交過魯男。

長天照影絲絲入,名主誅心事事堪。

便禦狐狼風不競,可逢魍魎戰還酣。

分襟回去四千里,南北東西結小庵。

 

 

十四鹽

潤山:   

跼蹐低垂風雨簾,細嘗茶孽亦能甜。

獨行不必僯同病,今事何須用古占。

波靜五湖人似鏡,天懸三島日依崦。

夢餘只可唫流水,歸計蕭蕭馬首瞻。

漢橋:   

晏師岩閣捲筠簾,泉喝無聲乳自甜。

蝌蚪壁題金簡字,天山象落紫陽占。

龍聽法乘雲連海,衲遶經臺月照崦。

坐臥半生迷小草,屴峰秋色與誰瞻。

石齋:    

斜風斜雨捲疏簾,橄欖仍能得到甜。

豈有列名呼火樹,更無奎宿語星占。

三生天外投丹葉,百行經中禮玉籖。

屠釣它年隨畫像,千春未必少觀瞻。

 

 

十五咸

潤山 :  

十載雲山久樹銜,不堪煙霧鏁松杉。

澹人耳目分醒醉,高我鬚眉任譽讒。

萬裏秋岩催葛屨,三關寒沁裂征衫。

家園尚有漁竿在,爲囑西風蚤掛帆。

漢橋:    

幔亭別後半雲銜,負卻層梯幾換杉。

虹板曾孫難度俗,蛾眉秦女不憂讒。

種茶世改停龍餅,接筍人歸脫綠衫。

雁過好傳仙侶道,驚波今喜得收帆。

石齋:    

落節道人別署銜,蕭然衣袖亂松杉。

焚香洗足能通座,攬鏡刊眉少避讒。

倦去調禽還引几,老來疊葛護單衫。

蠻煙未必無真氣,便寫真文挂布帆。

    這部《西曹秋思》卷首有董養河子董師吉撰寫的一篇刻書前“記”。據董師吉講,其父董養河病逝於崇禎十六年秋,他刊刻此書時,“作令赴粵,愴然數載之中,岸穀陞沈,而先大夫又棄予五年所矣”。由崇禎十六年下推五年左右,爲清順治三、四年間,即南明永曆並紹武元年前後。董師吉“作令赴粵”的具體地點,據其前“記”所署,爲廣東惠州。


闽董氏会 | 董氏资讯 | 董氏研究 | 董氏文化 | 通知公告 | 董氏宗祠 | 闽台董氏 | 董杨童渊源 | 董氏家谱 | 古今名人 | 联谊动态 | 视频新闻
企业风采 | 名胜古迹 | 功德芳名 | 宗亲留言 | 在线投稿 | 闽董氏姓志 | 华夏董氏 | 关于我们 | 投稿说明

福建省姓氏源流研究会董氏委员会 版权所有    闽ICP备14012284号-1

地址: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五四路319号奥体都市花园18层1810单元    电话:0591-83653109